手机资讯    期货日报电子版   
首页 >> 新闻 >> 市场新闻 >> 正文

站内搜索:  高级搜索

铜多空对峙昨见分晓

隔夜伦铜大跌之后,昨日沪铜以跌停开盘,并以全线跌停收盘,当日跌幅为4%,超过隔夜伦铜3.75%的下跌幅度。

美元因素、欧洲经济出现反复,贵金属价格暴跌诱发资金逃离……种种因素都可以作为此次铜价狂泻的注脚,但似乎又都不那么充分。

一个多星期前,网上开始流传一个“50亿资金入场空铜”的消息,此轮下跌是否由此引发呢?大有期货上海营业部总经理丁波认为,这一说法听起来似乎很有根据,但却并不可信。丁波所在的营业部位于上海物贸中心,也是上海有色金属贸易的中心,有着金属圈最为丰富的信息。他认为,在房地产市场受到调控影响的情况下,闲余资金进入资本市场是有可能的,但单独针对某个品种做空的可能性却不大。“不断增加的持仓量,愈发激烈的多空博弈,才是造就本次剧烈行情的最主要因素”。

这场多空对峙,从两个多月前就已经开始,或许那时就已经注定市场会以爆发性的行情作出裁决。

从2月中旬开始,国内铜期货总持仓不断上升,到4月17日收盘时,超过82万手,创出历史新高。

“多空双方巨量对峙,出现这样的剧烈行情需要的只是一个时机。”中证期货副总经理景川认为,持仓越大,意味着多空双方的分歧越大,行情的爆发只是时间问题。他认为,贵金属的大幅下跌,让商品的金融属性进一步消退,直接引发了此次剧烈行情的爆发。

2月中旬,不仅是沪铜此轮快速加仓的开始,也是其本轮下跌趋势的开始,这表明从那时起,就有一些人认为铜价已经处于低位,开始了买入的进程。那么,谁在做多呢?

“很多现货商在买。”青岛友邦源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任纲告诉期货日报记者,铜期货价格的下跌速度快于现货价格,现货相对于期货一直处于升水状态,在现货升水足够多的时候,贸易商卖出现货,并在期货上低价补库,“即使不能赚钱,也可以减少已有损失”。

此外,下游消费企业的买单也不少。任纲介绍说,今年空调铜管的消费情况很好,销量同比上升40%,而国家电缆建设消费也保持了一定增长,这两者的消费占国内铜总消费的一半以上。“有了实际消费的支持,在期货上买入就是必然的选择”。

对于市场关心的融资铜数量巨大,铜价暴跌是否会引发银行催收贷款,引起新一轮抛售风潮的问题,任纲给出了否定的回答。

他解释说,铜是国内期现货市场关联度最高的品种,多数铜贸易商深谙期货避险功能。同时,目前铜融资多由外资银行操作,他们对贸易商多会提出套保要求。因此,铜价下跌的风险早已通过期货市场得以规避。“即使偶有少数贸易商赌行情,总体规模也不大,不会对市场造成实质影响”。

本轮下跌是否说明铜价步入新的熊途?对于这一问题,景川认为,虽然近期行情还将以下跌为主,但并非更大熊市的开端。他表示,本次铜价下跌更多是受到贵金属市场资金逃离的影响。“资金从传统的避险工具黄金上抽离,转而去买入美元资产,这恰恰说明投资者预期美国经济步入复苏。在此背景下,作为大宗商品的铜的商品属性会得到进一步体现”。

专栏作者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博聚网